不当演员了
2020-07-14 08:4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青岛期间,虹虹告诉家人7月20日就回兰州,可是到了20号却迟迟不见她返回,反而在电话中告诉父亲,她要留在青岛发展,在青岛创业,不再回兰州了。这下可急坏了虹虹的父母,父亲因为高位截瘫生活不能自理,母亲一直在旁照顾,女儿虽然由姥姥照顾,却一直乖巧懂事,没想到被党某带去做直销,竟然像着了魔一样连家也不回。

虹虹今年20岁,家住西果园,目前就读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,父母都在外地,家里只有姥姥和三姐弟一起生活。7月14日,正在放暑假的虹虹跟着学校对面一家“国珍健康生活馆”的老板娘党某一起前往青岛,可是虹虹离家的举动并没有告诉家人。15日,她发朋友圈说自己正在前往青岛的火车上,还发布了很多关于产品的宣传信息,家人看到这则朋友圈才得知她偷偷去了青岛。

24日下午,虹虹的父亲突然接到机场方面打来的电话,说女儿的飞机将于25日凌晨一点多抵达兰州,要求家属接机。然而,当家人赶到机场时,只有虹虹一个人,而且她好像变了一个人,原本清瘦的女孩变得瘦骨嶙嶙,刚见到家人时还口称不认识,直到出了机场大厅才一一叫出了家人的名字。在回家的车上,虹虹一刻也没消停,讲了很多话,好像很久没说话似的。她告诉家人自己4天4夜都没吃没喝,还给家人带了小礼品,虹虹的父亲打开一看,袋子里装的都是几毛钱的小零食。虹虹卡里原本存着的3000多块钱也仅剩100多元,问她钱的去向时,她只答自己没花过钱。

大一女生瞒着家人跟随学校对面商铺老板娘去青岛创业,10天后回来除了发呆就是傻笑其父检查发现,女儿随身带的3000多块钱仅剩100多元,而手机记录也被清空她在青岛究竟遭遇了什么?家人每每问起,她就会神秘地说——

2015年7月暑假,改变了大一女生虹虹(化名)的命运。当其他同学都在享受暑期的悠闲时光时,她却参加了直销,幻想着自己能够开宝马住别墅,并偷偷瞒着家里人,跟着学校对面商铺老板娘一同前往青岛开始她的创业梦。然而,离开家才10天,虹虹却突然间患上了急性精神分裂症,独自一人回到兰州,银行卡里的3000多块钱不翼而飞,手机记录也被人清空,她在青岛的遭遇成了迷。

家人立刻与她取得联系,虹虹却坚定地说自己要去青岛做直销,要创业,要去青岛发展,还要买宝马住别墅。当亲友劝其别上当,赶快回家时,虹虹便不再接听家人的电话。一天下来,家里人打给她的电话足有几十个,可是她就是不接。为了跟女儿保持联系,为了保证女儿的安全,虹虹的父亲在电话里劝慰女儿,让女儿先去考察,要是项目不错家人也会支持。就这样,虹虹继续与父亲保持电话联系。父亲一边稳住虹虹,一边报了警,但是派出所民警向“国珍健康生活馆”的老板询问情况时,对方解释,虹虹跟着自己的老婆去了青岛,过两天就回来了,不用担心的。

7月29日下午,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虹虹,她懒懒地躺在病床上,需要亲属用力扶起才能坐稳,当记者与她交谈时,她只是摇头、点头,很难分清她究竟有没有搞懂话语的意思,除了发呆就是傻笑。在医院照顾虹虹的舅妈说,住院3天来,虹虹不说话也不吃饭,全靠药物维持,只在当天说了句要上厕所。家里人不论谁来跟她说话,都是点头或者摇头。舅妈告诉记者,家里的长辈并没有出现过类似虹虹这样的先例,也不知道孩子去青岛时究竟发生了什么,才变得如此。

更蹊跷的是,当虹虹回到家后,整个人变得反常起来。先是跪地求饶,嘴里哭着喊着说:“我不当明星了,不当演员了,我要回家。”然后不停地拿着电话拨打110,家人翻看了虹虹的手机记录,里面空空如也,好似被人为删除了。在家里,虹虹也不吃饭,也不说在青岛发生了什么,只是神秘地告诉家人:“这是秘密,不能说。”没办法,家人只好将虹虹送到医院检查,检查结果令大家不敢相信,健康活泼的虹虹居然患上了急性精神分裂症。

采访中,虹虹的父亲对记者说,派出所的民警告诉他,警方已经向党某做了笔录,党某解释虹虹在青岛发病的当晚,提出不与她同住一间房,而是另开了一间房居住。至于犯病的原因,她也不知道。“民警说我们孩子是自愿去青岛的,并且做直销并不违法,所以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虹虹的父亲告诉记者,医院方面要求孩子至少住院治疗3个月,每月费用8000多元,且能否治愈还不确定。虹虹跟着党某去青岛做直销前还很正常,回来后就变成了精神病人,目前还无法确定女儿在青岛究竟遭遇了什么,作为父亲,他实在接受不了。(记者赵雨欣文/图)

如今,虹虹整日不语,也不吃饭,只能靠药物维持,家里的亲朋谁问也不答话,原本那个开朗活泼的妙龄女孩,变得痴痴呆呆,还曾在糊涂之时向家人下跪,口口声声喊着:“我不当明星了,不当演员了,我要回家。”究竟,虹虹在青岛遭遇了什么,才使得原本健康正常的女孩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人。

22日凌晨2时,虹虹的父亲接到了党某的一通电话,电话中党某称虹虹生病了。父亲想要与虹虹通话,党某却以各种理由拒绝。半个小时后,虹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,解释说自己一切正常,过两天就回来了。疑惑间父亲要求与党某通话,也遭到了虹虹的拒绝,理由是党某睡着了。两通蹊跷的电话使得虹虹的父亲一夜未眠,究竟女儿发生了什么,才会这么反常?他很担心女儿的安全。第二天,父亲又接到党某的电话,对方称虹虹要坐飞机返回兰州,让父亲给卡里打过去2700块钱,虹虹的父亲觉得事情蹊跷,就要求对方先垫付机票钱,等回来后再给钱。同时,虹虹的父亲也报了案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iuqudai.cn陕西省延安市卑蟹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- www.jiuqudai.cn版权所有